迪阿股份更改公司名称暗藏玄机 商标权之争与合伙人对簿公堂

发布日期:2021-07-16 17:21   来源:未知   阅读:

  上海金山:“危中寻机”激发经济转型发展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委员会定于2021年5月20日召开2021年第27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届时将审核迪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迪阿股份”)的IPO首发申请。

  迪阿股份主要从事珠宝首饰的品牌运营、定制销售和研发设计,为婚恋人群定制高品质的求婚钻戒等钻石镶嵌饰品。

  2010年,深圳市戴瑞珠宝有限公司(迪阿股份前身)创立,自诞生便创下全球统一浪漫规定——“DR求婚钻戒男士凭身份证一生仅能定制一枚,以此赠予此生唯一挚爱的女士”,寓意“一生·唯一·真爱”的品牌理念,成为珠宝行业独特的新消费品牌代表。企业创立之始以“让爱情变得更美好”为企业使命,在致力于成为“全球真爱文化引领者”的品牌愿景驱动下,DR求婚钻戒品牌迅速成为行业的标杆,是DR粉丝族心中真爱文化的形象代表,甚至于成为了年轻人“秀恩爱”的求婚首选品牌。

  迪阿股份本次IPO拟募集资金12.84亿元。其中7.4亿元用于渠道网络建设项目;1.1亿元用于信息化系统建设项目;0.54亿元用于钻石珠宝研发创意设计中心建设项目;3.8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项目。

  根据裁判文书网第(2019)京73行初407号行政判决书信息显示,戴瑞(深圳)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戴瑞实业”)是迪阿股份实际控制人张国涛原合伙人黄普担任法人代表并实际控制的企业。

  戴瑞实业诉称::(1)诉争商标未违反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二款。原告的法定代表人黄普与第三人的法定代表人张国涛于2008年左右相识,黄普和张国涛组建了合伙团队,在2009年共同创业,创业方向为线上求婚钻戒珠宝经营。创业的点子来自于黄普早年炒股的见闻,创业早期的花费基本由黄普支付。在合伙创业期间,登记在双方名下各种知识产权进行创意保护,但上述知识产权应为合伙人共有。在2011年末,因张国涛不让黄普对其公司登记入股,双方决裂。戴瑞darry珠宝品牌名的创意产生于2011年,应属于双方的合伙财产。

  (2)诉争商标并非以“欺骗手段”取得注册,原告在诉争商标注册阶段提交的个体工商户的执照是黄普的哥哥黄伟的,黄伟与黄普为亲兄弟,该个体工商户的实际控制人是黄普。虽然该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存在瑕疵,但不是伪造资料,更不是欺骗行为。另外,该行为的产生也是因为商标代理机构误导。

  根据裁判文书网(2018)粤0305民初5791号信息显示,深圳戴瑞真爱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戴瑞真爱”)彼时是迪阿股份实际控制人张国涛原合伙人黄普实际控制的企业。

  戴瑞线)、被告的法定代表人黄普与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张国涛等人构成了个人合伙关系,相关知识产权均应由全体合伙人共同所有。黄普与张国涛早期亲密合伙,分开合伙后之间从未签订退伙或清算协议,分开后黄普也未曾放弃相关著作权。涉案知识产权为合伙人黄普和张国涛共有,被告有权继承黄普的权利继续使用相关著作权;

  (2)、尤其是在2010年至2011年间,黄普、张国涛以及后来加入的卢依雯,是紧密的合伙关系。在此期间创造的围绕求婚钻戒项目的有形的、无形的资产均为合伙人共有,合伙人都有权使用;

  (3)、被告取得了第9656147号“”商标的核准注册,可以在其商品上使用上述商标,且原告曾以该商标侵犯其在先著作权为由提起商标异议,原告的异议请求已被商标局驳回。原告曾以相同理由即被告侵犯其在先著作权为由对被告的多个商标(第14588748号、第14588749号、第14588750号、第14898338号、第16691475号)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商评委均不予支持;

  (4)、我方不否认张国涛申请了涉案图形的著作权,但这一申请是张国涛与黄普共同决定的,是黄普最终选定了DR的图形商标,此时两人为合伙关系。

  戴瑞真爱还提交了如下证据:黄普与张国涛通话录音,用以证明黄普与张国涛自2009年创业,从二人一起想出darry珠宝的创意,组建团队,申请知识产权以及注册公司,到2011年底张国涛与卢依雯违约,拒绝黄普入股致双方决裂,再到2014年黄普继续想要加入张国涛的公司被拒绝的始末。

  虽然诉讼结果是戴瑞真爱败诉了,但足以说明黄普和张国涛确实是最初创立时的合伙人关系,商标也系两个合伙期间一致创意并决议的,前期创意和相关费用也基本都是黄普来承担的。可成立“戴瑞”公司涉及分配股份时张国涛和其妻子卢依雯就将黄普一脚踢开,并将商标占为己有。

  电视和小说都不敢这么演,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马克吐温说,有时候真实比小说更加荒诞,因为虚构是在一定逻辑下进行的,而现实往往毫无逻辑可言。迪阿股份将公司名称和商号由“戴瑞”改为“迪阿”可能也与此商标之争案存在较大关系。戴瑞实业成立于2009年5月,比戴瑞有限还早一年成立,是否说明“戴瑞”商号确实是属于黄普先合法使用的,迪阿股份在后面才使用?这样就更加能够说明迪阿股份更改名称其实暗藏玄机。

  根据裁判文书网(2017)粤03民初2474号民事判决书信息显示,戴瑞公司(迪阿股份前身)因不正当竞争纠纷被深圳市沃尔弗斯珠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尔弗斯”)在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

  沃尔弗斯提出诉讼请求,请求判令:(1).戴瑞公司(迪阿股份前身)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侵权行为,并赔偿沃尔弗斯公司经济损失及因调查、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共计4000000元;迪阿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2).戴瑞公司(迪阿股份前身)在腾讯网、新浪网、戴瑞官网(××)、戴瑞珠宝DarryRing微博、《深圳特区报》上连续七日刊登道歉声明,消除影响;

  事实与理由:沃尔弗斯公司系“DERAIN”系列珠宝饰品的品牌持有人。为扩大品牌宣传推广,沃尔弗斯公司在中国境内开设多家连锁店,利用广告、明星代言、建立官方网站等各种营销方式,投入了巨大的宣传费用进行宣传推广。目前,该珠宝品牌已在全国珠宝行业中名列前茅,享有良好的美誉度,获得广大消费者的青睐。

  沃尔弗斯公司的官网网址为××。2017年2月9日,戴瑞公司在其戴瑞珠宝官网(××)上发表题为“detain珠宝官网”的文章,声称:“derain珠宝官网,即DarryRing珠宝官……,derain珠宝官网是什么,DarryRing官网的网址是××,derain珠宝官网怎么买钻戒?登录DarryRing珠宝官网后,通过简单的注册并登录……”;同日,戴瑞公司又在其戴瑞珠宝官网上发表题为“derain钻戒好吗”的文章,声称:“derain钻戒实际上指的是DarryRing钻戒”;同,在百度中输入“derain钻戒价格”关键词后,直接进入的链接地址是戴瑞公司的戴瑞珠宝官网(××)。

  此外,戴瑞公司在以上含有“derain”字样的文章页面中的显著位置公开销售其名下多款钻石产品。沃尔弗斯公司认为,戴瑞公司利用虚假宣传,搭沃尔弗斯公司在珠宝行业内知名度的便车,攀附沃尔弗斯公司在市场经营中已经建立起来的良好商誉,误导广大消费者,其行为违反了公平竞争和诚实信用的商业原则,严重扰乱了企业在市场经营中应当遵循的秩序,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戴瑞公司的虚假宣传行为不仅损害了沃尔弗斯公司作为市场经营者的合法权益,而且对沃尔弗斯公司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另查,戴瑞公司系法人独资有限责任公司,迪阿公司系戴瑞公司的投资人,按照公司法的相关规定,戴瑞公司和迪阿公司应负连带赔偿责任。综上,请求依法判如所请。诉讼过程中,沃尔弗斯公司当庭将其第2项诉讼请求变更为“判令戴瑞公司在戴瑞官网(××)、戴瑞珠宝DarryRing微博、《深圳特区报》上连续七日刊登道歉声明,消除影响”。

  (1)被告深圳市戴瑞珠宝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实施针对原告深圳市沃尔弗斯珠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行为;

  (2)被告深圳市戴瑞珠宝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原告深圳市沃尔弗斯珠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合计200000元;

  (3)被告深圳迪阿投资有限公司对被告深圳市戴瑞珠宝有限公司的上述赔偿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4)被告深圳市戴瑞珠宝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其官方网站()的主页连续七日登载声明,消除影响(声明内容需经法院审核)。如深圳市戴瑞珠宝有限公司未按本项发表声明,消除影响,法院将采取公告、登报等方式,将判决的主要内容和有关情况公布于众,费用由深圳市戴瑞珠宝有限公司承担;

  迪阿股份疑似存在不正当竞争和虚假宣传来调节利润的情况。此不正当竞争诉讼案件发生在报告期内,迪阿股份招股书中却并未披露,疑似涉嫌重大信息披露违规。

  根据裁判文书网(2017)辽0103刑初838号刑事判决书信息显示,2016年8月至11月期间,在沈阳市沈河区青年大街1号市府恒隆广场325号铺位的迪阿股份沈阳市分公司市府恒隆店内,被告人靖海石、李斯雯、邸秋影、赵亮、吴俊洋、李丽新、王健等人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合伙研究制定销售方法,事先约定利益分配比例,共同在店内对外销售带有假冒DarryRing商标的钻戒。

  其中被告人靖海石负责向深圳市的被告人廖鸿杰进购带有假冒DarryRing商标的钻戒,被告人邸秋影、李斯雯、吴俊洋、李丽新、王健负责在店内进行对外销售,被告人赵亮负责办理供顾客刷卡购买假冒DarryRing注册商标的钻戒的POS机两台,同时受靖海石指使对涉嫌向深圳总公司告密的店员武某进行殴打。赵亮以威胁和威慑的方式来维护售假团伙的稳定。

  截止到2016年11月11日,被告人靖海石、邸秋影、李斯雯、吴俊洋、李丽新、王健在店内共销售假冒DarryRing商标的商品共计26件,销售金额共计人民币658012元。其中被告人靖海石、邸秋影、李斯雯、赵亮参与销售金额人民币658012元,被告人吴俊洋参与销售金额人民币411820元,被告人李丽新参与销售金额人民币456666元,被告人王健参与销售金额134182元。被告人廖鸿杰未经商标所有人许可,向靖海石销售假冒DarryRing商标钻戒,销售金额人民币190000元。

  迪阿股份原员工伙同不法分子生产、销售带有迪阿股份商标的产品犯了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说明迪阿股份在员工管理上存在较大漏洞。迪阿股份今后将以何种管理方式来弥补此类漏洞,招股书中也并未做任何说明与解释。

  根据招股书信息显示,2018年-2020年报告期各期末上海伊爱克思钻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伊爱克思”)和其关联方都是迪阿股份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额分别为7,054.40万元、7,529.66万元、9,802.39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3.35% 、14.77%、11.80%。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伊爱克思成立于2015年5月,法人代表赵宝林,注册资本仅仅600万元,经营范围钻石、珠宝首饰的销售,从事货物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公司员工1人(1人参保)。一个仅有一个员工的公司是如何每年销售近亿元的钻石裸石给迪阿股份的?迪阿股份与伊爱克思的购销数据是否真实?

  深圳市永爱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爱珠宝”)是迪阿股份实际控制人张国涛的弟弟张国军实际控制的企业。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永爱珠宝成立于2016年10月,法人代表张国军,注册资本30万元,经营范围黄金首饰、铂金首饰、K金首饰、珠宝、翡翠、玉器首饰、钻石的批发、销售;经营电子商务。与迪阿股份的经营范围高度一致。

  而永爱珠宝却在迪阿股份IPO前2019年7月18日紧急注销了,招股书中也没有说明其注销的原因。迪阿股份与永爱珠宝疑似存在利益输送或让渡商业机会的情况。

  2018年3月29日迪阿股份因丢失已开具增值税专用三联发票1份,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于2018年3月29日被深圳市罗湖区国家税务局以深国税罗简罚[2018]1892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处以100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迪阿股份子公司戴瑞前海因2018年5月未按期申报工资薪金个人所得税,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二条的规定,于2018年6月19日被深圳市前海地方税务局以深地税前简罚[2018]302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处以50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2018年6月20日迪阿股份因在手机官网上宣传的品牌诞生时间和香港戴瑞成立时间等内容与事实不一致,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四条的规定,于2018年6月27日被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罗湖市场监督管理局以深市质罗市监罚字(2018)51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处以414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2018年8月15日迪阿股份厦门环岛东路分公司因2018年6月未按期进行申报城市维护建设税、地方教育附加和教育费附加,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二条的规定,于2018年8月15日被国家税务总局厦门市思明区税务局以厦思税简罚[2018]1191号《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简易)》处以100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2018年10月17日,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大兴分局作出京工商兴处字[2018]第295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由于戴瑞有限北京第七分公司自2018年7月5日至2018年7月18日在经营场所内电视背景墙上悬挂着“粉钻”的宣传灯箱,其中含有“稀世粉钻高端定制,粉钻世间罕有,全球总量仅占所有钻石0.0001%,传奇珍贵粉钻,只献予挚爱唯一”等内容,上述内容系戴瑞有限北京第七分公司直接引述百度百科搜索内容,且未标明出处,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戴瑞有限北京第七分公司处3万元罚款www.anl82.cn

  2018年10月31日戴瑞有限义乌分公司因未按规定报送员工的流动人口信息,违反了《浙江省流动人口居住登记管理条例》第八条第一款的规定,于2018年10月31日被义乌市公安局以义公(城)行罚决字[2018]2648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给予罚款100元的行政处罚。

  2019年6月20日戴瑞有限华侨城分公司因未按规定上报2019年第一季度事故隐患排查治理统计分析表,违反了《安全生产事故隐患排查治理暂行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于2019年6月20日被深圳市南山区应急管理局以(深南)应急罚[2019]D11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给予警告并处罚款3,000元的行政处罚。

  2019年6月26日迪阿股份因未在规定时间内办理2015、2017两个年度的直接投资存量权益登记手续,违反了《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进一步简化和改进直接投资外汇管理政策的通知》第二条第三项的规定,于2019年6月26日被国家外汇管理局深圳市分局以深外管检[2019]2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罚款30,000元。

  迪阿股份和其分公司屡次被行政处罚,说明迪阿股份在内控管理上存在较大瑕疵,企业内控的问题一直以来都是证监会较为关注的问题之一,此前也有不少企业因为内控原因而被否。迪阿股份内控若存在较大瑕疵,势必会对迪阿股份IPO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我们《一搜财经》研究招股书后发现,2017年-2020年迪阿股份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0.8亿元、1.5亿元、0.9亿元、1.2亿元。2020年迪阿股份购买理财产品投资金额为9.22亿元,证明迪阿股份并不缺少流动资金。迪阿股份此次IPO上市拟募资12.84亿元,其中3.8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占募资总额的30%。其合理性存疑,有上市圈钱割韭菜的嫌疑。

  2018年迪阿股份委外加工供应商累计2批次货品贵金属含量低于合同约定标准;2019年迪阿股份委外加工供应商累计2批次货品贵金属含量低于合同约定标准。

  2018年累计1批次货品疑似合成石(0.03 克拉以下副石);2019年累计4批次货品合成石(0.03 克拉以下副石);2020年累计3批次货品合成石(0.03 克拉以下副石)。报告期内,迪阿股份因产品质量不合格被退货的情形共27起,累计金额为17.93万元。侧面说明迪阿股份在产品质量上也存在较大缺陷。

  根据蚌埠市市场监管局关于2020年第一季度市级监督抽查情况的报告显示,2020年1月2日,迪阿股份的白18K金合成立方氧化锆女戒和分色18K金情侣(女)被抽检为不合格产品。迪阿股份招股书中也并未披露,迪阿股份再次涉嫌重大信息披露违规。

  近期有媒体爆料,迪阿股份在社交平台涉嫌伪造了几十起虚假求婚案例,编造出以“我”为第一人称的“女主角被求婚”或“女主角的恋爱故事”等类型文案,再利用KOL、KOC发布,诱导消费者,达到营销目的。无风不起浪,靠虚假广告营销的迪阿股份最终能否交出满意的答卷,我们《一搜财经》拭目以待。

上一篇:【中国新闻网】鸟类头骨可动性如何演化?中科院团队研究发现经历
下一篇:公司更名需要注意哪些事项?